<code id="mque4"><samp id="mque4"></samp></code>
  • <nav id="mque4"><samp id="mque4"></samp></nav>
    <input id="mque4"></input>
  • <input id="mque4"></input>
  • 梅里埃:显微镜下的“中法奇缘”

    发布时间: 2019-03-24 22:46:26   来源:欧洲时报 浏?#26469;?#25968;: 评论:0

    【欧洲时报靖树根据Alexis LE ROGNON、安东采访整理】除了经济文化领域,中法两国在传染病和新发疾病防治领域也有着长达数十年的合作。事实上,在中国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荣获“中国改革友谊奖章”的10名外籍人士中,就包括在公共卫生领域(尤其是疫苗)与中国紧密合作数十年的法国梅里埃基金会主席阿兰·梅里埃(Alain Mérieux)。

    2014年,梅里埃陪同莅临里昂访问的习近平主席参观“梅里埃生物公司”。(图片来源:法新社)

    在法国,位列传染性疾病防控最前沿的机构当属巴斯德研究所和梅里埃基金会。扎根于里昂、实现疫苗工业化生产的梅里埃家族是当地的传奇,在法国政商界也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前不久,欧时记者来到里昂梅里埃基金会总部,对这位足迹遍布100多个国家的基金会主席进行了视频专访,邀其畅谈中法数十年的合作历史与前景。

    里昂传奇:梅里埃家族百年缩影

    梅里埃家族已与疫苗打了100多年交道:梅里埃的爷爷马塞尔·梅里埃是路易·巴斯德的助手。他于1897年创办了梅里埃传染病研究所,并在里?#33322;?#37066;建厂生产疫苗。40年代,梅里埃的父亲夏尔·梅里埃将业务延伸?#37327;?#23398;和工业应用领域,并引进荷兰教授Frenkel开创的体外培养?#38469;酰?#20652;生了用于体外诊断的试剂。1963年,梅里埃创立“梅里埃生物公司?#20445;╞ioMérieux),生产用于细菌学、血清学、临?#37319;?#21270;学和凝血方面的标准化试剂,专营体外诊断。成为人体及兽用疫苗行业领先企业后,梅里埃家族进行一系列收购,其中梅里埃营养科学公司致力于应对食品安全问题。2018年,梅里埃位列法国财富榜第16位。

    基于理解基础上的数十年“中法奇缘”

    谈到被授予“中国改革友谊奖章?#20445;?#26757;里埃表示自己因这份“极大的荣誉”而惊喜与感动:“这是个非常大的惊?#30149;?#21435;年11月在上海时,我接到驻里昂领事馆通知,得知将获得来自中国政府的高度肯定。我非常激动,不断地回想起那些一直在中国和法国付出努力、加强两国纽带的人们。”

    他还提及家族与中国的不解之缘:“在戴高乐之?#22467;?#25105;的岳父、马?#28010;埂?#36125;利埃汽车公司董事长保罗·贝利埃就已去过中国:在中法正式建交?#22467;?#20182;于1963 年从阿尔及利亚向中国运送卡车。我曾?#34892;?#19982;岳父在里昂接待邓小平先生。与周恩来一样,邓小平曾在里昂学?#22467;?#36824;在贝利埃工厂工作过。”

    1975年5月15日,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邓小平访问法国时,参观了位于里?#33322;记?#38886;尼雷的贝利埃工厂,位于邓小平左边的是保罗·贝利埃。对于邓小平而言,这是故地重游,因为他曾在法国勤工俭学。梅里埃的岳父贝利埃曾为中法友好交流作出贡?#31069;?#22312;中法建交之前便向中国出口汽车,并被视为西方向中国?#38469;?#36716;让的先驱。(图片来源:梅里埃基金会供图)

    在基金会总部,梅里埃自豪地向记者?#25925;?#20102;悬挂在墙上的大照片,其中一张摄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来访期间。在此次出访中,习近平主席表示中国正在推动卫生事业改革发展,完善公共卫生和医?#21697;?#21153;体系是重要工作之一,特别是在重大传染病防治方面。中法卫生领域交流密切,希望梅里埃集团继续促进中法卫生合作。梅里埃为欧时讲述了与习近平主席的几次近距离接触:“我和习主席有几面之缘。第一次是在阳朔的一个晚宴上,前总理朱镕基介绍我们认识。后来,他又在北京接见过我,?#19968;褂行?#19982;他的妻子、世卫组织结核病和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彭丽媛女士一起工作。因此,我们也有机会共同讨论、相互了解。2014 年?#26757;?#26102;,习近平主席曾非常亲切地强调我们家族与中国的长期交往。我们家族与中国有?#27431;?#24120;长久的联系,而且数十年来我一直在不断试图加?#31354;庵至?#31995;。”

    中法合作意义重大: “传染疾病防控无国界”

    谈到来中国的动因,梅里埃提到病毒和传染病是个全球性问题,全球化和移民大规模流动意味着更高的疫情风险,而这正是跨国合作的意义所在。事实上,他曾自比作“满世界奔跑的?#32454;?#23376;?#20445;?#32780;中国对梅里埃来说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首先,我对中国的历史、在世界史上的地位,以及其庞大规模的重要性都有所了解。再者,我了解到特别在农村地区,人与动物(猪、禽类)距离非常近,而此类环境正代表着巨大的感染源。因此,我对中国亟待开展的生物研究很着迷。就像所有渴望探索世界的法国人一样,我想更了解这个非凡的国家。再加上我岳父曾多次去过中国,在他的鼓励下,我就?#19979;?#20102;。?#36125;?#22806;,梅里埃的父亲夏尔·梅里埃博士也在1983年访问中国。

    从40年前说起: “世上独一无二的发展!”

    梅里埃细细讲述了对中国的最初印象:“正如?#39029;?#23545;中国年轻人说的,中国在40年间的变化是惊人的。刚开始,往返中欧的航班每周只有一两班。在北京能看到数十万辆自行车,汽车却难得一见。我在北京友谊宾馆?#37096;?#26102;,在场的医生、兽医平均年龄有70、80岁!他们当中?#34892;?#22810;人相当了解战前的法国,也非常爱法国。”

    梅里埃为中国在短短一代人时间里完成的改变而惊叹:“在希拉克任总统期间,?#19994;H温?#32435; -阿尔卑斯大区议会副主席。1986年,大区与上海市签署协议,因此在接下来的12年,我每年至少去中国两次,亲眼见证了它的发展——最初缓慢,而后非常快。 我对中国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所创造的东西感到非常惊?#21462;?#36825;在世界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在中国,为中国,与中国”

    在梅里埃做出的重大决定中,一是直接与中国卫生部门合作,比如参与非典和禽流感等中国重大公共卫生?#24405;?#20108;是“在中国研发,到中国建厂”。例如,生物梅里埃中国就是将“在中国,为中国,与中国”设为发展理念。而在梅里埃的带动下,一批优秀的法国生物医药公司都把中国作为创新发源地。

    中法双方在公共卫生领域(新发传染病、结核病防控、生物医学?#38469;酢?#39135;品安全、医院感?#38236;确?#38754;)开展了一系列切实合作,梅里埃也因此获得了来自中国政府 的 高 度 认 可:2005-2006年,梅里埃中国与中国医学科学院、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分别合作建立联合实验室。2008年,法国生物梅里埃公司和中国卫生部国际合作司开展“医院感染控制项目”。2011年,梅里埃中国上海浦东新基地建成。同年,时任卫生部长的陈竺授予梅里埃 “中国卫生奖”。2012年10月,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梅里埃。2013年,梅里埃基金会和中华医学会启动中国抗击耐药项目 CARE(China Against drug Resistance)。2014年,梅里埃荣获2014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2018年12月,由生物梅里埃主导的创新研发项目、旨在帮助中国临床医生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的“中国定制药敏卡”获?#26757;?#20013;委员会中法团队合作创新特别提名奖。

    2018年12月18日,中国纪念开放40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梅里埃问鼎“中国改革友谊奖章”榜首。这是梅里埃向记者?#25925;?#20182;的奖?#30784;#?#22270;片来源:新华社)

    梅里埃为欧时讲述了双方的长期合作:“在公共卫生方面,中国是个非凡的行动领域,我们有机会与能力非常强的中国同事合作,其中许多人讲法语,这一点极大地加速了合作过程?#20445;?#25105;们?#34892;?#22312;上海认识了陈竺教授。2007年,当他担任卫生部长时,双方在识别新细菌、抗生素耐药性和新病原体等多方面进行合作。2008年,我与陈竺教授一起被任命为法中委员会联合主席,以应对新型传染病。”

    事实上,双方的主要合作集中在对抗传染病:“现在我们已取得了很大进展,不过考虑到人与牲畜距离很近,传染风险仍很高。特别在中国,禽类是病毒主要宿主 ——我们都害怕新的大型流感来袭。请记住,1919年著名的西班牙流感实际上是中国流感! 其他的病毒载体还有猪(特别是尼帕病毒)。

    另外,梅里埃公司名为“中国制造 2.0版”的计划已启动,并准备把更多核心生产?#26041;?#31227;到中国,在上海或周边投资建厂。该计划为期五年,至少将投入5亿元,期望在2023年之前建成投产。

    15年磨一剑:打造亚洲首个P4实验室

    梅里埃基金会与中国合作的另一重要成果是筹备十余年、专用于烈?#28304;?#26579;病研究的武汉P4级别高等生物安全实验室:这个亚洲首个P4实验室于2015年竣工,2018年初开始正式运作。P4实验室代表着目前最高生物安全防护等级,甚至被誉为病毒学研究的“航空?#38468;ⅰ薄?#38500;中国外,全球公开拥有此级别实验室的仅有法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加蓬、瑞典和南非等国。

    梅里埃回忆道,筹备P4实验室的过?#22363;?#28385;了重重阻力,但十分必要:“希拉克在非典时期访华时就提出?#24179;?#22312;华设立P4实验室。当你创建某些东西时,总有人出来反对。我们不得不努力说服那些不愿在中国见到P4实验室的国家:我们以?#35813;鰲?#31185;学、医学的方式来回应这些反对声,因为我们相信 ——而且我不是唯一一个 ——中国需要这样的实验室。”

    目?#22467;?#27494;汉P4实验室、中科院以及上海和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共同签署了合作协议,并已正式投入运行。其中,中科院正着手尼帕病毒(注:可导?#24405;?#24615;呼吸道感染和?#26053;阅匝祝?#30340;研究,上海和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则致力于出血性发热疾病的研究。梅里埃还希望未来里昂和武汉P4实验室之间的合作能够加强,以便共同研究尼帕病毒和出血性发热疾病防控。

    中法合作前?#22467;?“云南项目”、“一带一路”倡议

    谈到未来的合作计划,梅里埃表示基金会正与中国政府共同致力于“一场长期战役”——抗击结核病:“细菌耐药和抗生素药物的滥用现象是威胁全球公共卫生最大的挑战,而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结核病。这一现象不仅存在于人类的药物中,也存在于兽类药物。”

    此外,梅里埃表示合作计划还包括赴云南开展医疗防疫项目:“我相信云南项目是与P4实验室?#22411;?#31561;重要性的大项目”。事实上,边界越广,面临的风险就越大?#20445;?#32780;人口、动物流通性极强的云南边境地区是中国传染性疾病高发区:“现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陈竺被习近平主席委以云南边境地区的传染病防控工作。在这样的地区,如果想保护人们免受传染病侵害,那么防疫工作必须是跨国界的,不能局限于境内。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何上海、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及我们基金会共同建议中国政府在云南建立传染病诊断中心,并将其与巴斯德研究所和梅里埃基金会在邻国(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孟加拉国等)设立的诊断中心联网。这些措施将使我们更好地预测该地区的传染风险。?#35789;?#22312;法国,对?#25346;?#29482;携带的病毒也是场艰苦的斗争。因此,在全球范围内与传染病(通常由动物携带)作斗争是非常关键的。”

    梅里埃还赞赏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称虽然仍面临不少困难,但中国能为不少急需医疗援助的国家带来很大帮助。事实上,曾于2018年?#24052;?#40654;巴嫩的梅里埃表示,地区冲突使得医疗和疫苗接种工作更加复杂,传染病防控局势相当严峻:“在中东这些国家,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移民管控,那里聚集着大量的难民集中营。?#36125;?#22806;,“部分沿途国家(如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其他?#22238;视?#22269;家)医疗水平不太先进,因此我们的中国同事面临着不少困难”。

    在这方面,梅里埃认为两国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梅里埃基金会在塔吉克斯坦、黎巴嫩、白俄罗斯等地设有P3等级的实验室,还将在突尼斯建P3实验室。这些国家都恰好位于 ‘一带一路’上,所以未来有非常大的合作空间。”由此,中法围绕“一带一路”倡议的合作不仅对两国有益,还能惠及相关国家:“‘一带一路’倡议能把中国医疗团队带到那些饱受疾病困扰的国家和地区,尤其是受传染病侵害的地方,这实际上是一个全球课题。”

    梅里埃始终相信,生物医学,尤其是疫苗接种和诊断,是全球公共卫生不可或缺的工具。一旦人们放松警惕,病毒就会卷土重来。因此,如果不坚持疫苗接种和?#20013;?#35786;断工作,那么遭病毒或已知疾病侵袭的风险会立刻上升。这项“了不起的工作”恰恰需要来自各国人士的长期紧密合作:“如果说世上有无边界、无政治也没有宗教限制的领域,那就是我们的职业”。

    (编辑:原?#22467;?

    分享到:

    ?#35753;?#25512;荐

    分享到:
    一肖中特计算公式
    <code id="mque4"><samp id="mque4"></samp></code>
  • <nav id="mque4"><samp id="mque4"></samp></nav>
    <input id="mque4"></input>
  • <input id="mque4"></input>
  • <code id="mque4"><samp id="mque4"></samp></code>
  • <nav id="mque4"><samp id="mque4"></samp></nav>
    <input id="mque4"></input>
  • <input id="mque4"></input>